新聞資訊

浙江蒼南參茸市場轉型升級!助力“溫州模式”蝶變

2019-01-19

  日前,浙江蒼南舉辦“改革開放40年 全國媒體蒼南行”采風活動,全國40家媒體走訪蒼南的專業市場,見證蒼南市場經濟的蝶變。


12.png


  在中藥行業,浙江蒼南的參茸市場是一個特殊的存在。業界有種說法,“全國最大的參茸市場不在其産地東北,而在蒼南靈溪,價格比東北産地還便宜” 。

  談及蒼南縣靈溪鎮的參茸曆史,可以追溯到上百年前。早在明清和民國時期,靈溪鎮內就藥店如林。改革開放後,蒼南商人到東北從事人參生意,與東北參農建立貿易關系。據資料統計,僅在1985年,通過郵局寄到靈溪的紅參、高麗參就達3.5萬斤,價值達人民幣2800萬元。1987年,參茸經營戶以街爲市,在靈溪城中路一帶形成了一定規模的交易區域。

  爲了進一步規範和繁榮參茸市場,1992年,政府牽頭,以集資的辦法,在大門村、廳基村籌建了滋補品市場,形成了當時有一定經營規模、有固定經營場所和經營人員,政府參與管理的第一個專業交易市場,經營戶發展到200多家。參茸市場迎來了發展的鼎盛時期,期間年成交額達10億元,市場就業人數達1500多人。

  然而,1999年,受國家政策上的限制,浙江省政府責令縣政府限期關閉滋補品市場,靈溪參茸經營迎來寒冬。2005年,蒼南人參鹿茸冬蟲夏草交易“冬去春來”,當年浙閩農貿綜合市場建成並投入使用。

  該市場占地121畝的農貿市場有著400多個店鋪,進一步整合規範了參茸交易,擴大了經營規模,提升了交易量。2006年4月,經過詳細考察和精心認證,中國商業聯合會商品交易市場專業委員會授予靈溪鎮“中國人參鹿茸冬蟲夏草集散中心”稱號。

  從自發到初步成型,再到如今的“中國人參鹿茸冬蟲夏草集散中心”,靈溪鎮的參茸市場從無到有,從小到大,從弱到強,幾經曲折,走過了三十多個年頭。如今,輻射區域覆蓋全國乃至國外,蒼南參茸市場內專業商戶就有298家,2017年市場交易額達30個億。從蒼南市場走出活躍在上海、杭州、廣州、普甯、磐安、亳州等全國各地的“參商”,據不完全統計人數達萬人,商戶超千家,成爲蒼南改革開放以來形成的又一大支柱産業。

  據了解,參茸市場只是改革開放四十年來,蒼南市場發展的一個縮影。早在改革開放初期(1983年底),溫州地區形成了“十大”商品産銷基地和專業市場,蒼南占了三席,包括:蒼南縣宜山再生紡織品産銷基地,金鄉徽章、標牌産銷基地和錢庫綜合商品市場。這些年裏,蒼南又孕育了衆多在全國具有影響力的專業市場。

  其中創建于1983年的金鄉徽章廠,經過三十五年發展,目前已發展爲全國徽章行業中知名的大型企業,廠區占地面積49700平方米,擁有員工450人,技術人員220人,專業生産各種徽章、標牌、服裝標識、證章、挂飾、軍警徽章、鈕扣、領帶夾、摩托車汽車標牌等促銷品及五金配件,産品遠銷亞洲,歐洲、及北美洲等地。

  據了解,蒼南的市場主要分爲兩類:其一是不具備優勢資源或相關産業,卻“無中生有”做成了相關商品的集散中心。如有著“中國人參鹿茸冬蟲夏草集散中心”之稱的浙閩農貿綜合市場,全國水産品批發十強之一的蒼南縣水産品市場,浙南閩東北規模最大、規格最高的專業化、規模化、一站式家居廣場——嘉恒家具廣場等。

  其二是憑借當地支柱産業發展産銷基地和專業市場,如龍港鎮“中國禮品城”,依靠龍港鎮支柱産業——印刷包裝業;錢庫鎮“中國箱包市場”,借助箱包産業發展等。

  如今,隨著互聯網時代的到來,蒼南縣規劃建設“海西電商科技園”,率先溫州市落戶農村淘寶,力爭讓“有形市場”和“無形市場”齊步發展,共同推進蒼南經濟發展。

  海西電商科技園坐落于蒼南動車始發站、長途汽車北站的西南側,緊鄰104國道,離沈海高速蒼南出口僅1.5公裏,交通非常便捷,是縣域經濟核心區。園區總規劃面積近5萬平方米,總投資約5億多元,重點吸納互聯網+科技信息企業。

  據介紹,園區圍繞展示、技術服務、數據化對接、人才服務、金融服務、行業沙龍、生活配套等六大服務功能板塊爲切入點進行打造,入駐的有近190家企業和相關戰略合作企業200多家,並直接或間接的爲3000多位在海西創業的新生代創業者提供服務,最大程度地展示蒼南電商文化,提升蒼南電商經濟建設和城市整體形象。

  “改革開放四十年來,‘溫州模式’備受關注,蒼南是‘溫州模式’的兩個主要發祥地之一,蒼南縣市場的發展、轉型與升級,是整個溫州市場的縮影,同時也助力‘溫州市場’蝶變。”蒼南縣相關負責人如是說。